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青樹明子

我在暫時結束前後加起來長達十多年的中國生活之後、回到日本是在去年年底。在那之後還沒過去一個月的時候,我就在健身房裏受了重傷。 

     當時,我一邊在跑步機上跑步,一邊拿出手機。結果失去平衡跌倒了,從跑步機上滾了下來。

    之後,我再次跳上仍在運行的跑步機。結果失去平衡,再一次摔倒,從跑步機上再次滾了下來。

     結果導致了悲慘結局——同時出現了兩腳的撞傷、右手腕的擦傷、以及撞傷導致的疼痛神經異常,完全康復花了六個月時間,到了10月的現在,我仍然在不斷往醫院跑。這成為了我留在2014年歷史記錄上的悲慘事件。

     不過,為什麼會出現在跑步機上摔倒的情況呢?

     當然,「上了年紀」或許是最大因素,但我堅信,無視健身房的嚴格規定也絕對是原因之一!。

     「不許一邊在跑步機跑步一邊打手機」、「請將手機放到手提包中挂到跑步機旁邊」……。不過,我卻試圖偷看掛在跑步機旁邊的手提包中的手機,於是才跌倒了。
 
     日本的規矩非常嚴格。
     久違地回到日本,我不知為何經常遭受別人的批評。

     在某音樂家的音樂會上。我覺得在開演之前沒有關係,打算拍攝照片,結果遭到了批評。

     在東京都內某個游泳館。我認為不是游泳沒有關係(畢竟腳傷還沒有痊癒)帶著耳墜在水中行走,結果遭到了批評。

     與此同時,我還經常遭受白眼。

     在某研究會上。由於肚子餓了,我在開始之前吃了香蕉。於是感覺有些奇怪。周圍的人時不時地看著我。這絕不是充滿善意的視線。誒?我幹什麼啦……?

      在把這件事講給朋友聽之後,對方説「在那樣的場所,一般不允許吃香蕉」、「至少應該吃caloriemate(補充能量的食品)」等。

     在年輕的時候,如果在街上感受到別人的視線,我會出現好心情,會感覺「今天化粧可能化得很好」等,但在最近,如果在街上感到別人的視線,我會想「是否又幹了什麼奇怪的事兒?」,會感覺心中不安。

     對於仍未重新習慣日本社會的我來説,最大的壓力來自於穿衣服的規矩,也就是著裝守則。

    日本四季分明,春夏秋冬需要分別穿著相應的服裝。即使氣溫大致相同,春季和秋季穿著相同服裝也會産生違和感。春季必須穿春季外套,而秋天則必須穿秋季外套。

     在9月上旬,有些日子的氣溫會遠遠超過30度。但在9月的盛夏日,如果穿著淺色服裝,就會被認為是「與季節不協調的裝束」。即使是在35度的炎熱日子,如果到了9月,選擇枯葉色西裝才不會遭受非議。

       此外,如果穿著不符合TPO(時間、地點、場合),就將被視為缺乏常識的社會人。據説在職場上,不能穿迷你裙、即使是夏天也不能過於暴露、就算是夏季輕便服裝,穿著短褲和拖鞋也不符合常識。

     結婚典禮和葬禮的著裝要求更加嚴格。

     結婚典禮必須穿著符合會場風格的服裝。同時如果是女性,白色絕對要避免,這是最基本的要求。白色是屬於新娘的顏色,這一點能夠理解,但據稱還最好避開淺茶色和粉紅色。究其原因,是由於拍攝照片時看起來類似白色。

     而葬禮則更加嚴格。

     基本上統一穿黑色服裝,但如果是女性,從化粧方法、飾品、包袋直到襪子,都詳細制訂了規矩。

     日本的著裝守則似乎讓人感覺無奈,但與歐洲比起來,日本還算是好的。

     據在歐洲、尤其是在英國生活的朋友表示,在英國,甚至是蔬菜店的大叔、當郵遞員的大叔都要身穿西裝,並且整整齊齊地扎上領帶。令人吃驚的是,朋友獲邀參加烤肉聚餐,在訪問鄰居家之後,居然發現所有參加者都是穿西裝扎領帶。
 
     總而言之,由於不知道如何穿著才能避免遭到白眼,我在外出之前會反覆更換衣服,要成為完美的日本人,或許還需要很長時間。

來源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11328-20141013.html

創作者介紹

地球村美日語的花漾爺爺

花漾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