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篇我們先介紹一個妹子,Jannike,今年19歲,梳著一頭棕色馬尾辮。別看她比各位蛋友還小,她能背著身體等重的行囊走上一天的山路,在生存訓練中獵殺聖誕老人的馴鹿充飢,徒手搏鬥,武器操作,跳傘支援,等等針對特種部隊最嚴苛的訓練她都能輕鬆應對。當聽到別人說她是“實打實的女漢子”,她只是笑了一聲,說自己加入部隊只是為了體會自己的極限,現在特種訓練的極限還不到她受不了的地步。

Jannike所在的部隊叫“獵人團”,是西方世界第一批全女性特種作戰培訓計劃的一部分,這一期的訓練過去了6個月,最後幾週的包括室內近距離格鬥,以及戰區駕駛技術的培訓。



獵人團在挪威語裡是Jegertroppen,其概念在2014年被提出。挪威曾經派軍隊參加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安全保衛工作,身經百戰的指揮官在當地發現,全體男性的安全部隊在當地很難開展群眾工作,一方面孔武有力的男性給噹噹地居民造成很大的威脅感。另一方面就是群眾中的女性和小孩,作為社區穩定的粘接劑,卻因為宗教原因無法和安保部隊交流。再有一點,就是相對抵觸心理大的男性,婦女和小孩的只言片語很有可能就是重要的情報,這一點五大三粗男兵肯定辦不到。於是乎,挪威軍隊提出,在未來反恐為主調的戰場環境下,女性部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世界女兵千千萬,能進入一線作戰的寥寥數人。挪威也不敢一下子就打破常規,而是在國內先開始試驗。第一年就有300名女性參加獵人團的訓練,最後只有數十名留下來。

為期半年多的訓練最艱苦的是“地獄週”,按照Jannike的話,這週的目的就是在肉體和精神上把人推到極限,看看學院在高壓之下的反應。其中包括極少食物和給養的野外生存,以及精神高度緊張和缺乏休息的訓練。




在記者採訪時,這群女兵正在進行城市環境的突圍研習。她們分成兩組,相互掩護,在坦克和建築物道具的掩護下,用手中的MP7衝鋒槍相互掩護,向目標突進。每次射擊時,子彈擊中特定的鋼製目標,都會有一聲“叮”響徹雪原。這一聲聲“叮”被站在一旁的Ole Vidar Krogsaeter上尉記在筆記本里。這位上尉是訓練場的唯一男性。

Ole Vidar Krogsaeter曾經時挪威特種部隊一員,參加過阿富汗戰爭,現在負責獵人團的訓練。他說訓練的目的就是讓新兵學員習慣戰場環境,記住交戰要領,在遇到真實危險時不至於慌亂,知道自己該干啥。



實彈訓練結束後,女兵和男兵的區別就出現了。放下槍,這一群女孩子或聚在一起唱歌交談,或在彈藥箱上休息,或點燃篝火開始烤肉,和放春架的女大學生一樣閒適。

挪威第一個注意到女性特戰隊的重要性不是偶然,早在1980年時,挪威就是北約第一個把女性加入到前線作戰部隊的國家。相比起現在,當時的數量當然是很少的。從1990年代開始有女性報名參加特種部隊,但是沒有一位成功進入。美國和英國直到近幾年才開始官方同意女性參加作戰系統,之前的女兵想上前線必須是醫務兵。



全西方世界裡,美國特種部隊對於女性最不開放。在2014年的一項蘭德學院調查報告顯示,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成員中有85%不希望女性代替男性參加特種作戰,有超過71%的成員反對自己的團隊裡有女性。大家擔心的是如果女性參加訓練,之前的標準和準則會不得不降低,這樣對於實戰和整體團隊氛圍都是巨大的不確定性。

另外還有就是,美國大兵對於女性的接觸主要來自自己的女朋友和老婆,所以他們說女性的經前綜合徵在作戰部隊是個重大難題。在家裡還能順著老婆的意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照顧一下就好,在戰場上都是提著腦袋的干活,誰還會注意你心情好不好?另外,分隔居住,也是對於現行作戰部隊後勤的一大考驗,男兵們覺得自己每天四脖子汗流,回到營房進門前還要敲門?




大洋彼岸的挪威大兵想法就不一樣。 Magnus也是獵人團的訓練官,他說美國大兵著實是,想太多。在挪威,男兵女兵共處一室完全沒有問題,經前綜合徵啥的是會體現,但是訓練營中的名字都不覺得是問題,大老爺們還著急啥?

不過呢,Magnus也說,作戰部隊中男女搭配會有一些問題,比如在訓練中就出現妹子扛不動受傷男兵的現象。但是訓練標準是男人定的,適合不適合妹子就另說。還有就是妹子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在力量方面可能是不如大部漢子,徒手格鬥也不能靠蠻力取勝,不過大部分軍隊都是使用槍支。妹子們耍槍通常比男兵要好,射擊技術高超不少。




    獵人團體能訓練標準:

    
· 越野跑15公里,負重22千克,附加武器和彈藥,2小時15分鐘內完成
    
· 六個引體向上
    
· 兩分鐘內50個仰臥起坐
    
· 40個俯臥撑
    
· 13分鐘內3公里跑
    
· 11分鐘內400米游泳,前25米不許吸氣

西方世界第一支全女性特种部队

創作者介紹

地球村美日語的花漾爺爺

花漾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