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卜代爾(Stephane Budel)想做一款app,他的思路是這樣的:它測試出你的DNA序列,然後得出你是哪個漫畫裡的超級英雄。

先忍一會兒別笑。卜代爾解釋說,這測試會通過查看人類和蜘蛛基因的共同點給你打個“蜘蛛俠”分——然後根據另外的基因打出“綠巨人”分,等等。 “它會給你來個剖析,比如你是30%的超人,20%的鋼鐵俠,50%的綠巨人,”卜代爾說。他正和前同事埃里克·拉金(Eric Lakin)一起推銷這個點子。兩人曾在DeciBio共事,這是一個對生命科學市場進行研究和提供諮詢服務的公司,卜代爾是合夥人之一。

在此必須澄清:我們是在討論虛構的超級英雄,以及一個還處於理論階段的app。但是卜代爾可是認真的。 (“我跟你講,這款app肯定會被開發出來,然後開發它的人肯定能大賺一筆。”)隨著DNA測序成本的改變,面向消費者的基因測試開始針對生活方式和品質,而不是醫學健康。這個市場無人監管且正在蓬勃發展。這些DNA測試並不會告訴你你得癌症的風險,但是它們可能會根據你的味覺基因給你推薦紅酒,或者給你設計出個性化的健身計劃。





這類DNA檢測越來越像雜誌上的各種小測試或者星座占卜;有些情況下,把DNA測序和報告結果聯繫起來的科學依據也簡直和占星術一樣不靠譜。而至於超級英雄,那完全就是大踏步跨入了幻想的國度。我頻繁聽到人們用“好玩”來描述這些測試。我們曾經通過凝望星星來娛樂、冥思、尋求指引;現在我們把目光轉向了DNA。
DNA檢測讓顧客獲得更佳紅酒體驗

首先,你大概不會僅僅為了有趣而在一個DNA測試上砸2000美金。但是你會願意花200美元嗎? 20美元呢?正是由於DNA測序便宜了這麼多,這種生活方式的基因測試才得以存在。

但是科技革新本身還沒能讓DNA測試的價格降得足夠低。給一個人所有的基因編碼區測序依然要花上好幾百美元。 (23andMe和AncestryDNA提供基因分型服務,這就像是對DNA上某些特定的位置進行抽檢,而不是給DNA測序,所以它們提供的測試會便宜很多。)所以在2015年8月,Illumia(這家位於聖地亞哥的公司主導了製作DNA測序儀的市場)宣布它會同幾家其它公司一起給一家名叫Helix的新公司投資一億美元。 Helix將會為基因測試開發出一個應用商店。

Helix 會吸收掉給消費者的DNA測序的成本,以便讓它的商業夥伴專注於app的研發。它的商業夥伴目前包括國家地理(目前提供一種要價149.95美元的血統測試),以及Vinome(一個紅酒俱樂部,會每個季度給你快遞一份DNA測試和3瓶個性化的紅酒,收費149美元)。 Helix也有比較傳統的、側重於醫學健康領域的合夥公司,比如西奈山醫院和梅奧診所,但是就像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的,它正把自己的大網撒向包括“血統,健身,飲食,生活方式”的基因測試領域。每次在消費者為app付款時,Helix都會獲得提成。對於Illumina來說,探索DNA測序的新用途還能夠拓展它的測序儀的市場。

這種商業模式使DNA測試的市場分散化了,令公司能夠提供便宜的個體化測試。比如說,卜代爾正期待著某一天他的超級英雄基因app能在Helix上架。

去年10月,在Helix公佈了它的第一批合作夥伴之後,Vinome是見報最多的之一——再怎麼說,它是關於紅酒的嘛。但並不是每篇報導都是讚美。對於DNA測試能多大程度上測出一個人對霞多麗葡萄酒的喜好,一些科學家表示懷疑。一位遺傳學家認為它“純屬扯談”。 Vinome的老總羅尼·安德魯(Ronnie Andrews)在為他的公司辯護的時候向我指出,Vinome也會用問卷調查它的顧客們的口味偏好——然後利用調查的結果,結合測試出的10個基因變位點,設計出它的紅酒品味算法。





確實有一些基因編碼決定了你能分辨出哪些化學物質,比如西蘭花的苦味。但是這些基因不一定會決定你的喜好。 “我能通過你的基因推測出你能夠嘗出什麼味道, 但是你有多喜歡哪些東西就是另一回事了,”蒙乃爾感官化學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員丹尼爾·里德(Danielle Reed)這樣說道我們還不太清楚一份DNA測試能在口味調查的結果之上增添什麼。你難道需要一份DNA測試來告訴你你不喜歡西蘭花嗎? Vinome表示它已經進行了研究,發現加入基因變位能使得它的算法更精確;它打算把這個結果作為經過了同行評審的論文發表出來。

也許那些都不是重點。反正我們大多數人都沒那麼擅長於分辨發酵的葡萄汁的微妙不同。我們對紅酒的享受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圍繞著它的故事。某個家族代代相傳的紅酒莊園是一種故事。一瓶基於你的細胞裡的基因,專為你挑選的紅酒是另一種故事。 “如果那個故事能和人產生共鳴,並且品嚐你知道是和自己的基因匹配的出來紅酒能增進你的愉悅,”紅酒經濟學作家羅賓·戈德斯坦(Robin Goldstein)說,“那麼這種DNA測試就能真正提高消費者的體驗。”





安德魯用了同一個詞:“體驗”。 “我們提供的是一種體驗,”他說,“在紅酒界,我們關注的完全是體驗,而基因測試促進了這種體驗。”

同時,如果告訴人們某种红酒是和他們的基因相匹配的的話,他們也許真的能更享受那种红酒。心理學上這種現像被稱為巴納姆效應,它是以著名的馬戲團長P.T.巴納姆命名的。當人們做性格測試或者看星座占卜的時候,他們往往專注於說得準確的部分而忽略其它部分。所以占星術會看起來準得不可思議。而且有一些方法能讓它引起更強烈的共鳴。 “如果它聲稱它是基於某種詳盡、特有、個人化的測試,人們就會傾向於認為它很準確。”勞倫斯大學的一位心理學家彼得·格里克(Peter Glick)解釋道。對你來說,有什麼是比你的DNA更“特有”的呢?
生活方式類基因測試——從復雜基因中尋找答案

安德魯曾經在癌症診斷領域工作,Vinome的靈感來自於一次癌症會議上提供的紅酒。當我問他為什麼決定轉向消費者遺傳學的時候,他回答道,“我們正在為味覺基因發展既有趣又激動人心的應用方法,而消費者遺傳學能幫助我們更快地發展。”Vinome背後的團隊組建了另一家叫Exploragen的公司,它旨在為味覺和嗅覺基因尋找更多的應用方式。

生活方式類的基因測試比醫學類的更有優勢,因為針對它們的監管門檻要低得多。 2013年,食品與藥品監管局(FDA)嚴厲打擊了23andMe,給所有想要提供“通過基因測試取得疾病風險信息”服務的公司敲響了警鐘。

FDA還沒有對生活方式類基因測試的監管。它目前也沒有去管那些健身類的測試——它們會根據你的基因信息,對你該吃什麼、該做什麼運動提供教導。 STAT的記者麗貝卡·羅賓斯(Rebecca Robbins)最近做了5個這種測試;關於她該怎麼運動,有幾個測試給了她截然相反的建議。剩下的部分都含糊到毫無用處。 “研讀那些報告有時候就像讀星座占卜。我會主動去尋找那些像是在描述我的線索,”她寫道。 (她做的測試中沒有提供自Helix的。)

2008年,《歐洲人類遺傳學雜誌》上的一篇文章(題目是《遺傳占星術:所有這些都是基因決定的嗎?對面向消費者的基因測試進行監管的意義》)認為,對於通過基因測試推測患複雜疾病的風險的做法,我們應該持謹慎態度。 DNA可能會像天象一樣難讀,並且就像天象一樣會被人類“從無意義的數據中找出模式”的傾向所左右。不管你談論的是癌症、健身還是紅酒,上述現像都有可能發生。不過,至少在現階段,對於癌症的遺傳學基礎的研究比對於健身模式或者紅酒喜好的遺傳學基礎的研究要多得多。





這並不是在試圖忽略那些可能能從基因中收集到的真實的信息。有些時候,一個單獨的基因確實能導致一個明確的結果。但是在大多數時候,許多基因一起影響著一個複雜的性狀;而在大多數的這種情況下,科學家並不能完全掌握這個局面的複雜性。儘管如此,我們依然在試圖從DNA中尋找答案,我們對答案的渴求凌駕於我們對它的了解之上。一個蜘蛛俠的基因測試只是把這種想法擴展到了幻想的極致。

創作者介紹

地球村美日語的花漾爺爺

花漾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